返回列表 發帖
    分享到Twitter  

[玄幻]《非關英雄》【全文完】【附文檔】

【簡介】

  我名為朝索.安德利斯,職業是管家,待業中。
  我出身擁有古老傳統的管家世家,接受過最嚴格的管家教育,若我謙虛的說自己是個還不錯的管家,世界上恐怕沒有人敢說自己是個完美管家。
  即使如此,我也總是找不到工作,但這和我的專業能力無關,完全是種族歧視的問題。
  我是名吸血鬼。
  當英雄的管家除了管家職務,還得幫忙少爺改造身體,第一步是要學解剖人體!
  為了不在第一天拿起手術刀的時候,緊接著就要用它來切割的身體,管家只好去報名醫學院,只希望自己還來得及上幾堂解剖課程,再去解剖少爺的身體。
  沒想到,管家卻在學校遇見利德教授。
  兼差殺手的教授與兼差學生的吸血鬼管家;必須進行維修昇級的玄日以及正競選最佳城市代表的安向夜;光一般的晨星市與闇一般的斜陽市……
   人與非人、人與人甚至城市與城市之間的區別到底是什麼呢?不,是真的有區別嗎?
  父親大人鈞鑒:請保佑少爺的英雄身分永遠不會揭穿,讓他可以一直擁有正常人的生活!

  兒 朝索.安德利斯 謹上

非關英雄(卷1) 吸血鬼管家

非關英雄01 吸血鬼管家.txt (527.44 KB)

非關英雄(卷2)死神英雄

非關英雄02 死神英雄 The Hero Coming with Death.txt (184.84 KB)

非關英雄(卷3)非人殺手

非關英雄03 非人殺手 Killer No Man.txt (185.95 KB)

非關英雄(卷4)吸血鬼古堡

非關英雄04 吸血鬼古堡 The Castle of Vampire.txt (213.32 KB)

非關英雄(卷5)墮落天使

非關英雄05 墮落天使Fallen Angel.txt (182.48 KB)

非關英雄(卷6)天國地獄

非關英雄06 天國地獄Heaven or Hell.txt (36.77 KB)
1

評分人數

    • 榤奇: 熱心上載~(封面女郎很誘人..)樂點 + 20
立身以立學為先   立學以讀書為本

================試閱================
No Hero 序章

我走在月光下。
半夜的街道,卻還是不寧靜,五顏六色的霓虹燈閃得我眼花,周圍的人群不見得比白天少,但一定比白天火爆,
這些人始終不明白,夜晚為什麼是睡眠的時間。
黑夜使人因驚懼而狂暴。
周圍的人身上總是不完整的,有的是一隻手臂變成了機械手,有的是擁有機械長腿,
有的是腦袋上多了個透明蓋子,裡頭不是腦袋,卻是管線,有的人乾脆整個上半身都變成機械了。
但他們臉上並沒有帶著任何殘缺的意思,卻是驕傲的、互相炫耀著自己的機械部分。用打架的方式來炫耀。
沿路走來,我至少經過了五起鬥毆事件,但我都輕輕讓開了,他們並沒有注意到我,我也並不願多惹什麼紛爭。
況且,鬥毆並沒有什麼稀奇的,在這個號稱機械瘋狂的年代,人給自己裝上了各種戰鬥機械,自然是不願見它因無用而生銹,而鬥爭,顯然是大多數人認為的,使用它最好的時機。
我仍舊獨自走著。
一個青年迎面走來,我特別注意到他,因為他很寧靜,在周圍狂暴的氣氛之下,顯得很獨特。
而且,他很適合月光。
我忍不住讚歎了一下他的外貌,他沒有一丁點機械改動過的痕跡,銀色的頭髮披在肩頭上,周圍不管什麼樣的光線照在發上,都被融合成了如月光般的銀色,他還有一雙黑黑的眼,臉龐十分清秀,看起來大約二十出頭,臉上帶著的笑容猶有一些稚氣。
青年的穿著也很簡單,白襯衫和牛仔褲,看來不是個有錢人家,這也應該是他沒有經過機械改動的原因,不管是機械裝置本身或者是手術,都需要錢,越好的機械,越好的醫生,自然需要越多的錢。
我走過他的身旁,多看了他一眼,他似乎也注意到我在看他,這讓我有些擔憂,要知道,這夜裡的街道多少紛爭的起因只是因為一個注視。
但,他回給我一個微笑。
我也反射性的回給他一個微笑。
我倆擦身而過後,我發現自己的心情竟然輕鬆了起來。啊!到底是多久了?多久沒和人有這麼友善的接觸了呀!雖然只是一個相視而笑。
心情剛輕鬆起來,我就又聽到後方傳來了吵鬧的聲音,其中幾人嘶吼什麼你很囂張之類的粗俗話語。
「很抱歉,我不是有意的,如果冒犯了你,我感到很遺憾。」
我聽到了另一方的回應,馬上就肯定,這話一定是那名青年說的,周圍的人中,只有他的氣質配得起這麼有禮的話來。
但是,這有禮的話似乎並不能解決他的麻煩,對方還是紛紛鬧鬧,找上了一堆借口,簡而言之,就是時下年輕人最喜歡用的找麻煩借口——「看不順眼」。
那名青年並沒有說什麼回應,大約也知道對方是不講道理的。
當我聽到那群人說要好好教訓他時,終於還是停下了腳步,歎了口氣,人類為什麼總是不願意善待自己的同胞?
轉過身後,正好看見那名青年被一群狂暴的年輕人推進了巷子中,我快步走上前,既然決定要幫忙,就別讓青年多受些什麼苦。
我走進巷子中,青年正被一群狂暴分子圍在牆邊,但他的神色很冷靜,只是眼睛睜大了些,帶著一種很奇妙的神色……似乎是「遲疑」?
也許是我會錯意了,這種情況下,怎麼也不該露出遲疑的神色。
「請住手。」我淡淡的說。
那群狂暴分子注意到了我,但是他們臉上並沒有被打斷的怒意,只有多了個沙包的興奮感。
狂暴分子紛紛圍了過來,對我的興致似乎比青年還高,大概是我看起來比那青年高壯成熟,西裝長大衣的穿著也比他更體面的原因,對這些狂暴分子來說,毆打我一定比毆打那青年更有成就感吧?
他們大約有十幾人,迎面朝我走來,若不看他們身上詭異的衣服樣式和更詭異的穿著方式的話,這些人倒真有點氣勢。
「住手!」青年開口喊,臉上擔憂的神色比他自己要被打的時候更多,這讓我很欣慰,幸好沒有救錯人。
「請別擔心,我不會有事的。」我禮貌的阻止了青年上前「救我」的舉動。
青年露出了遲疑的神色,和剛才他快要被打的神色十分相似。
我微微張開嘴,也打開了雙臂,就像要擁吻情人……
接著,我咧開嘴,伸出一雙雪白的獠牙,手掌浮現出青筋,指尖甚至伸出了又長又利的指甲,對面的十餘人卻呆楞楞的看著我……現在年輕人的反應真是緩慢啊!
我只好把離我最近的人手上的武器吸過來,那是一支長棍,然後我把它扭成麻花辮,丟回到那人腳邊,然後我咧開嘴,特地強調獠牙,朝他們嘶吼……
「吸、吸血鬼!」
終於,他們中的某人尖叫了起來。
我鬆了一口氣。還好,現在的年輕人還知道吸血鬼,說實話,我真怕他們以為我是個在牙齒和指甲部位裝上機械的改造人。
是的,我是一個吸血鬼,所以請你們快些尖叫離開吧。
接著,我面前的人一邊尖叫,一邊衝出了巷子。這讓我更鬆了口氣,我也怕現在的年輕人連吸血鬼都不怕了。
雖然,他們衝出去大吼大叫有吸血鬼之類的話,但我並不擔心,街道上吼叫的人還少了嗎?誰也不會相信他們說的話,喜歡吸食毒物的年輕人會說出的話,常常比見到吸血鬼還要怪異。
我收回獠牙和尖指甲,盡量溫柔的看著青年,後者也看著我,保持著他微微瞪大眼的表情,我盡量輕柔的說:「我不會傷害你。」
雖然,這話多半是多餘的,誰會認為吸血鬼不會傷害人類呢?
我等著他慌亂的跑走,但心中有種把握,這樣有禮的青年是不會對他的救命恩人尖叫的,那樣對我來說,也就夠了。
青年看著我,偏著頭問:「吸血鬼?你喝人血?」
「是的,我喝人血。」我點了點頭。
「那真糟糕。」青年有點憂慮的說。
的確糟糕,尤其我正看著他。
青年有些無奈的說:「那就不能請你吃飯來表達我的謝意了。」
正確的,因為我並不需要吃飯……嗯?我一愣。這青年的反應未免太過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
青年期盼的問:「也許你有任何需要?」
「自然有的。」我點了點頭,哪怕是吸血鬼,除了血液以外,還是有其他需要的。
「那麼請你告訴我,也許我可以幫上一點忙。」青年看來很是誠懇。
我看著他,很是佩服這青年的誠懇和勇敢……對一個吸血鬼誠懇,無疑是非常勇敢的一件事情。
但是,他幫不上我的忙,我委婉的說:「我恐怕這件事情太過困難了。」
青年微微一笑:「說說也無妨。」
這倒也是。我誠實的交待:「我正在找工作。」
「工作?」這次,青年終於愣了一愣。
「是的。」
我挺了挺站姿,優雅而驕傲的說:「我是一個管家。」
青年又是一愣,然後盯著我,似乎想在我臉上找到一絲開玩笑的意思,但我用絕對認真的神情回應他,最後,他輕笑起來……這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真是一個獨特的青年。
青年笑著問:「那麼,吸血鬼管家,你叫做什麼名字?」
他居然承認我是一個管家了!這讓我很感動,每當我說出自己的職業,不管是吸血鬼還是人類,多半沒有任何人相信我,吸血鬼只會大笑,人類只會大叫。
這名青年讓我多年來難得生起一些想交朋友的意思,我抱著交朋友的意思告訴了他,我的名字。
「我是朝索,朝夕的朝,索求的索,全名是朝索‧安德利斯,是一個正在找管家工作的吸血鬼。」
青年笑得十分燦爛,他也自我介紹的說:「你好,朝索先生,我是安向夜,你可以叫我阿夜,我是個正在唸書的大學生。」
接下來,安向夜邀請我到他家去,其實我去了也不能做什麼……他是出來買宵夜的,而我不吃那些食物,對吸血鬼來說,除了血液以外,其他食物的味道極淡,而且也不能填飽肚子。
「你急著要去找工作嗎?」安向夜好奇的問。
「不怎麼急。」我老實的說:「對一個吸血鬼來說,管家工作並不好找。」
「那你到我家來做管家吧?」安向夜偏著頭說:「正好我一個人住,也很無聊。」
我微微一笑,就算安向夜看起來再怎麼懂事,似乎還是個孩子啊!我打趣的說:「我的薪水很高的哦。」
「你希望是多少薪水?」他還是保持著好奇的心態。
看來不說的話,安向夜是不會打消那荒唐的念頭。
我淡淡的說:「我的年薪是一千萬,另外,照主人平常的生活模式,我會再要求一筆錢,是要用在照顧主人日常生活上的。」
這個價碼在管家界中,其實不算頂極的,只是中高而已,我有自信,我絕對比那些頂極管家更好,但卻不能提出頂極的價錢,我是有些難過的,但身為一個吸血鬼,我想自己無法要求太多。
但,即使是降價,也沒有什麼人想聘用我當一個真正的管家,最多是把我當戰鬥的打手,甚至是殺手用。
我不能忍受那種事情,我是一個管家,不是打手,更不是殺手,所以,我總是在失業。
很出乎意料的,安向夜沒有被這價錢嚇到,還偏著頭,猜測的說:「朝索,你看起來不太服氣。」
我不得不承認:「是有一些。」
他笑了笑:「你沒聽清楚我的問題,我問的是,你想要多少價碼呢?」
我沉默了下,幾乎是絕望的說:「兩千萬,至少簽約兩年,要用在主人身上的錢就看主人想怎麼給了。」
安向夜不說話,只是看著我笑,然後給了我一個地址,和我約了隔天見面。


隔天,我仍舊失業中,想來沒什麼事情,就帶著一袋血以及一桶肯德基,想去找找這難得的人類朋友一起吃宵夜。
安向夜住在一間不舊不新的公寓大廈頂樓,地段倒是很不錯的,想來他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貧窮。
我敲了門,果然是他來開的門,他很歡喜的接過那桶肯德基,我也很高興他喜歡這種食物。
「請進。」他帶著我進了屋子。
我們隨性的坐在沙發上,桌上早已擺著一堆零食,安向夜把肯德基擺在桌上,迫不及待的吃了起來。
他真的很膽大,哪怕看到我把血袋中的血倒到高腳杯裡頭,並且喝了起來,他也沒有任何異樣的表情……若不是清楚知道安向夜不是吸血鬼,我恐怕真的會以為他是我的同族了。
但是,他的種種舉動讓我覺得十分的輕鬆愉快,我們吃東西,隨口聊聊,安向夜對於我的吸血鬼身份倒是沒問什麼,反倒是問了不少管家的事情,這讓我鬆了一口氣,吸血鬼有太多事情不適合讓一個才見第二次面的人類知道,哪怕我再喜歡這青年也不行。
「你做過多少次管家呢?」
「五次。」我說完後,自己想了想,卻又氣餒的說:「其實一次也沒有。」
安向夜沒繼續開口問,但他睜大了眼睛看著我,帶著好奇的神色。
自從父親享盡天年後,幾乎沒有人可以聽我傾訴這些事情,吸血鬼同族只會恥笑我的管家工作,人類則根本不能接受我的吸血鬼身份。
更況且,安向夜露出這種好奇十足的神色,恐怕連冰冷的殺手都會忍不住想回答他的問題。
我忍不住述說起來:「我出生在管家世家,從小就接受管家教育,也從小就夢想能在古堡中當一名管家。」
「自從結束管家教育後,我每天晚上都會去找工作,也找到過五名僱主,他們都有著一幢古堡,我本來以為我終於達成夢想了,但是……」
我苦笑了下:「但在那幾名僱主手下,我被派去威脅、竊盜、殺人的時間倒是比操持家務多得多,後來,我無法忍受自己被當作殺手,所以就一次又一次的離職。」
沒說出口的是,其中一名僱主還因此追殺我,他自認為我知道他太多秘密,所以非殺不可,但卻不知道他所謂的秘密,對我來說,只是雞毛蒜皮的小事,而且,我從父母親雙方繼承來的財產多半比他的所有產業還多,根本不需要販售這些「秘密」給他的死對頭。
「你的僱主派你去殺人?」安向夜瞪大了眼。
我老實的說:「因為他們是黑道大哥。」
安向夜想了一下,沒有半點同情的神色,卻開始大笑,笑到眼淚都要掉下來了,他笑著說:「朝索,不是我要吐糟你,但你如果在半夜裡頭找擁有古堡的人,除了黑道大哥以外,你到底還想找到誰呢?」
他不同情我,這反而讓我輕鬆起來,我甚至帶著委屈的說:「但我不喜歡白天的陽光。」
「不喜歡?」安向夜偏了偏頭,有些好奇的問:「你不是不能照到陽光嗎?就像電影一樣,吸血鬼照到陽光不是會變成灰塵嗎?」
我莞爾一笑,解釋:「微量陽光是不要緊的,只要穿好黑色衣服和帽子墨鏡,我也可以走在白天的街道上,但我不喜歡白天,事實上,沒有一個吸血鬼會喜歡白天,尤其是夏天的白天,如果氣溫是攝氏三十度,對我來說,就像是行走在攝氏六十度的地方,你明白嗎?非常非常的熱和不舒服。」
安向夜愣了下,有些遲疑的說:「大概明白。」
他沒再問我的事情,反倒說起了大學的趣事,甚至還跑回房間,拿了女孩子給他的情書給我看,一副很無奈的樣子。
這次換我笑了起來,打趣的說:「這樣不是很好嗎?你的確長得不錯,受女孩子歡迎也是正常的。」
「但是,我不擅長處理這種事情。」安向夜看起來真是很煩惱的樣子,然後又看著我,取笑的說:「我看朝索也很受女吸血鬼的歡迎吧?而且你看起來也不擅長處理這種事情。」
我的笑容僵在臉上,這倒是真的。
我倆就這麼互相聊著趣事,聊得幾乎忘了時間的流逝,直到我偶然瞥過時鐘,發現竟然已經半夜兩點鐘,當我問安向夜明天是否要上課時,他點了點頭,我才連忙告辭。
「你明晚還能再過來嗎?」安向夜送我出門時,提出了要求。
我想了想,明晚大約沒有什麼事情,失業中的吸血鬼總是特別有空,便點了點頭答應:「可以的。」
隔天,我再去找他的時候,還是帶了桶肯德基。
我把肯德基遞給他,他也遞給我一本小簿子。
我好奇的接過來,才發現這是一本存款簿……一本有我名字的存款簿,打開一看,裡頭的存款金額是四千萬,另外還夾有一張太陽銀行的無限額信用卡。
我抬頭看著他,他正在啃一塊肯德基炸雞,笑著問我:「朝索要不要試著當我的管家呢?」
原來,安向夜真的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貧窮,人家說真正有錢的人反而低調,我今天總算真的見識到了。
我看了看不大也不新的公寓房間,又看了看安向夜的襯衫牛仔褲……真是太低調了!
第一次居然可以拿到應得的薪水,我當然高興,但卻也有些顧慮,我嘗試著說:「在你僱用我之前,得先請你理解,我是一個管家,可以照顧僱主的一切事務,但我絕不是打手,更不是殺手,若是有人威脅到僱主的安危,我也許會出手,但是、但是……」
我擔心,這麼高的薪水不是給一個『管家』的。
安向夜笑了起來,理所當然的說:「我知道管家是做什麼的!我家也有管家。」
「你家?」我環顧了下這間公寓,發現另一個大問題,其實,這個小地方並不太需要一個管家。
看到我在觀察周圍,安向夜「喔」了聲,解釋:「這裡是我租的地方,離我的大學很近,交通很方便。」
「但是,這間屋子其實不太需要一個管家。」我淡淡的笑,我不待在不需要我的地方,我真正需要的是管家的職業,不是薪水,薪水只是對我工作能力的肯定。
安向夜卻沒有回答我,而是彎下腰,把桌上的電視遙控器拿起來,那是一個觸控式遙控器,然後他把拇指按在上頭的太陽符號上三秒鐘後,遙控器的觸控螢幕完全變了。
安向夜在一個「工作室」選項上按了下。
電視後方的牆壁打開了,而且沒有發出一丁點聲音,裡面露出了一個比整個公寓還要大的空間,整體空間非常科幻感,牆壁全是金屬色的,兩旁都有大櫥窗,櫥窗內還掛著各式各樣的武器,中間的幾張大桌子上各自散亂了一堆零件,桌子旁邊還架著一堆我根本叫不出名字的大型儀器。
我甚至看到了兩台重型機車和一個打靶道……
我看向安向夜。
他吐了吐舌頭,心虛的問:「很亂吧?」
不,亂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
他困擾的兩手一攤,無奈的說:「其實,我一直對收拾東西感到很困擾,而且每次想要什麼東西,都要打電話給凱爾哥,也很麻煩,如果有人能幫我弄就好了。」
「凱爾哥?」
「我哥哥的秘書。」他想了想,補充說:「秘書兼管家。」神秘誰
那可真是辛苦的工作。
「我有很多地方要請你幫忙。」他的語氣很肯定的說:「但是,一定不會讓你當打手或者是殺手,而且說實話,朝索,我要打手和殺手的話,也不需要特地請你,我就……我家就有很多了。」
我相信他,一個在牆壁上排滿各式驚人武器的人,他家肯定已經有大量的打手和殺手了。
「你的家族是黑社會嗎?」我和黑社會之間的緣分可真深厚。
安向夜看著我,然後,他笑了起來,他真是非常喜歡笑。他邊笑邊說:「朝索,你好有趣。」
我卻覺得有趣的人並不是我。
「不是,我家不是黑社會。」安向夜輕拍著我的肩頭,一副要我放心的樣子。
我也沒有猶豫太久,就答應了。
就如之前說的,一個吸血鬼是沒辦法要求太多的。
所以,我找到了工作。
立身以立學為先   立學以讀書為本

TOP

不好意思,請問樓主非關英雄6中的.txt 是不是未完全的~~因為最後是:"沒想到,竟然是岳剛!"

TOP

書展的非關全部都包得緊緊的T^T

TOP

唔想洗錢..
又想睇書...
只好下載
thank you晒

TOP

返回列表